英国内阁办公厅大臣:首相没上呼吸机 但有供氧支持


莫德利说,克罗泽在海军内部把求助信群发给二三十人,但没有采取措施使之不被泄露至外界。虽然没有证据表明是克罗泽泄露信息,但他在应对疫情带来的挑战时表现不专业,不仅制造了困惑和恐慌,同时制造出美国海军应对不力的印象,是在给“敌人”壮胆。

德伯格葛雷夫此前是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一家大型州立医院的麻醉师,而现在,他的主要工作是为新冠肺炎病患插管。

当地时间6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严重,纽约市太平间不堪重负,市政府或考虑寻找场所用以临时埋葬新冠肺炎病亡者,有市政府官员称,纽约市或将病亡者埋葬在公园内。

文章最后,德伯格葛雷夫表示:“看着别人死去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血氧水平下降,心率下降,血压下降。这些病人还在用着呼吸机就死去了,有时当他们遗体被运走时,插的导管还留在他们气道里。”

“虽然我们现在依靠冷藏拖车来存放尸体,但是我们现在几乎已用尽了全部的冷藏拖车。”莱文说道。

白思豪强调,目前纽约的病亡者人数尚未达到太平的最大容量,“尽管情况将很困难,但是我们还有空位。”

3月18日,一架战斗机从航母“西奥多·罗斯福”号上起飞。新华社发

截至6日,纽约市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72181例,其中3485人病亡。

图:美国海军“罗斯福”号航母舰长布雷特·克罗泽。

“我们不在战争中,船员们没必要牺牲……我请求尽快让他们隔离。”停靠关岛的美国核动力航空母舰“罗斯福”号时任舰长布雷特·克罗泽日前致信海军高层时写道。